中元音

中元音(mid vowel、true-mid vowel)是一類將舌頭置乎開元音閉元音之間的元音,用於口語。國際音標裏唯一的中元音是中央元音,標誌是[ə]。

國際音標元音
i
•
次閉
半閉
半開
次開

表內成對的元音分別為不圓唇/圓唇

中元音分類

國際音標

阿姆施泰滕巴伐利亞語
(音標)
i y u
半閉 e ø o
半開 ɛ œ ɔ
次開 æ ɶ̝ ɑ̝
a
阿姆施泰滕巴伐利亞語
(前段音標)
i y u
半閉 e ø o
ø̞
次開 ɛ œ ɔ
a

ㄱ是朝鮮語諺文的一个辅音字母,在朝鲜和韩国的谚文字母表中都是排序第一个字母。ㄱ在韩国被称為「기역」,在朝鲜被称为「기윽」。

ㄱ在作初声时读作清软颚塞音/k/;不过,在词中元音之间、以及词中的浊辅音之后,会被浊化为浊软颚塞音/g/。作终声时,在词末与清辅音之前读作无声除阻的/k̚/。

ㄱ在馬-賴轉寫中,初声与终声均转写为k;在文观部式中,作初声时转写为g,作终声时转写为k。

ㄱ在朝鲜语盲文中,作初声时为,作终声时为。其EUC-KR编码为A4A1,摩尔斯电码为“·-··”。

ㄷ是朝鮮語諺文的一个辅音字母,在韓國及朝鮮的字母表上的排序分別為第四及第三,被稱為「디귿」或「디읃」。

ㄷ在作初声时读作清齿龈塞音/t/;不过,在词中元音之间、以及辅音ㄴ、ㄹ、ㅁ、ㅇ之后,会被浊化为浊齿龈塞音/d/。作终声时,在词末与清辅音之前读作无声除阻的/t̚。

ㄷ在馬-賴轉寫中,初声与终声均转写为t;在文观部式中,作初声时转写为d,作终声时转写为t。

ㄷ在朝鲜语盲文中,作初声时为,作终声时为。其EUC-KR编码为A4A7,摩尔斯电码为“-···”。

中前不圆唇元音

中前不圆唇元音 是在一些语言发音中出现的一种元音。 虽然IPA没有专门表示介于半闭的/e/和半开的/ɛ/间正中位置元音的符号,此音通常写作 e。而若欲准确表示,则可使附加符,如 e̞ 或 ɛ̝(前者更多见)。一些汉学家和韩学家则使用 ᴇ(小字大写E, U+1D07, ᴇ)。

许多音系中“中元音区”(即非闭亦非开)只有一个不圆唇元音的语言,通常将之发作真正的中元音(与半闭和半开元音均有差异),包括西班牙语,日语,韩语,希腊语与土耳其语等。英语的许多方言亦有此音。然而,这点却并非能通用。例如,尽管都没有其他前不圆唇元音,但伊博语的是/e/,而保加利亚语中则是/ɛ/。

据称,分布于马来西亚和泰国的Kensiu语可以独一无二地区分仅在半闭、中和半开上有所差异的三个前不圆唇元音。

中前圓唇元音

中前圓唇元音是一個元音,出現於一些口語中。就聲學的角度來說,這個元音實際上是中次前圓唇元音 。

由於在國際音標中並沒有專門表示半閉[ø]與半開[œ]之間的前元音音標,習慣上通常將此音直接寫作⟨ø⟩。若要更精確地描述,可以加上變音符號,如⟨ø̞⟩ 或 ⟨œ̝⟩。

中央元音

中央元音(mid central vowel (schwa))是一個元音,常出現於口語。國際音標裡以⟨ə⟩表示,相當於X-SAMPA音標的⟨@⟩。此音的國際音標符號是倒轉了的小寫拉丁字母e。圓唇中央元音和不圓唇中央元音都是以此符號表示。

中後不圓唇元音

中後不圓唇元音是一種用於一些口語中的元音。聲學上,這個元音其實是中次後不圓唇元音。由於沒有語言可以同時區分半閉後不圓唇元音[ɤ]、中後不圓唇元音及半開後不圓唇元音[ʌ]三種音位,故在國際音標中並沒有專門的符號來表示位於中間的元音。習慣上,通常使用⟨ɤ⟩來標記此音;若要更精確地描述,可以加上變音符號,如⟨ɤ̞⟩或⟨ʌ̝⟩。

中後圓唇元音

中後圓唇元音是一個用於一些口語中的元音。由於在國際音標中並沒有專門表示半閉[o]與半開[ɔ]之間的元音音標,習慣上通常將此音直接寫作⟨o⟩。若要更精確地描述,可以加上變音符號,如⟨o̞⟩或⟨ɔ̝⟩,且前者比後者常用。另外,非國際音標字母⟨ⱺ⟩偶爾也會被使用。

使用者分布於泰國與馬來西亞的肯修語尤為特別,因為在這個語言中,真正的中元音和與其非常相近的半開元音與半閉元音屬於不同的音位。換言之,即使不考慮圓唇度或元音舌位,這些元音都是獨立且不互相混淆的。

元音

元音,或称母音,是音素的一种,与辅音相对。元音是在发音过程中由气流通过口腔而不受阻碍发出的音。

发元音时,气流从肺部通过声门冲击声带,使声带发出均匀震动,然后震音气流不受阻碍地通过口腔、鼻腔,通过舌、唇的调节而发出不同的声音。发元音时声带必然震动,这叫做浊音。也有的语言发元音时声带不振动,发出清元音(voiceless vowel)。

元音并非在所有的语言中都与元音字母一一对应,一些元音字母的组合也可以表示特殊的元音,比如汉语中的某些複韵母;某些语言中一些元音字母在某些情况下不发音,如法语中元音字母“e”在词末。

元音分兩大類:舌面元音和舌尖元音。大多數元音都是舌面元音,如國際音標的[a]、[e]、[i]、[o]、[u]等等,而漢語很多方言中有一類在其它語言中很少見的舌尖元音,發音時舌尖緊張,包括平舌音(或者稱舌尖前音)如漢語拼音zi、ci、si的韻母,和翹舌音(或者稱捲舌音、舌尖後音)如漢語拼音zhi、chi、shi、ri的韻母。

在元音四角圖中,橫軸代表是元音舌位,縱軸代表的是元音高度。

元音高度

在語音學和音位學,元音高度(Vowel closesness)指舌頭相對於口腔上部或兩顎的距離。例如高元音[i]和[u],舌位為高;低元音如[a],則舌位低。元音的第一共振峰(F1)通常指元音高度。較高的第一共振峰表示較低的元音高度,較低的表示較高的高度。有時候,描述元音時,“開”和“閉”可以用作“低”和“高”的同義詞。國際音標標示七種元音高度,不過沒有已知語言的元音同時擁有這七種高度:

閉元音(高元音)

次閉元音

半閉元音

中元音

半開元音

次開元音

開元音(低元音)一些德語方言可能分五種高度的元音,而獨立於元音長度以及其他參數。奧地利-巴伐利亞語的阿姆施泰滕方言有十三個長元音,据稱分四種元音高度(閉、半閉、中和次開),包括前不圓唇、前圓唇和後圓唇元音,加上一個開央元音:/i e ɛ̝ æ̝/、/y ø œ̝ ɶ̝/、/u o ɔ̝ ɒ̝/、/a/。但是,一般語言的元音高度最多有四種。

元音高度之參數,看來是元音在語言學其他範疇的主要特徵,因為所有語言都有不同高度的元音。其他參數如元音舌位和元音圓唇度,並不在一些語言出現。某些語言只以高度分辨元音。

元音鬆緊對立

元音鬆緊對立(Vocal fry register);緊喉元音和鬆喉元音的對立,是中國西南部及東南亞部分藏缅语中的一種语音現象。在大多数语言中,元音的松紧并不构成音位对立,所以长期被语言学家们所忽视。紧喉音一开始是由马学良在1940年代调查云南路南彝语时开始注意到的,后来得到了李方桂的认同。

半閉元音

半閉元音(close-mid vowel、mid-close vowel、high-mid vowel、mid-high vowel、half-close vowel)是一種用於口語中的元音。半閉元音的特徵是舌头的位於閉元音至中元音三分之二的位置。

半閉後圓唇元音

半閉後圓唇元音是母音的一種。用於部份口說語言當中。國際音標用以表示此音的符號為⟨o⟩;而X-SAMPA則以⟨o⟩代表此音。漢語普通話有此音,即注音符號中「ㄛ」及漢語拼音中「o」的音。

半開元音

半開元音( open-mid vowel、mid-open vowel、low-mid vowel、mid-low vowel、half-open vowel)是一類舌頭位置介於開元音至中元音閒,相對更靠近中元音的元音。

半開前不圓唇元音

半開前不圓唇元音是母音的一種,用於一些語言當中,國際音標以⟨ɛ⟩代表此音,而X-SAMPA音標則以⟨E⟩代表此音。

客语方言

客語由於分布區域廣闊,且不少分布區是丘陵和山區,交通不便,形成多種不同的客語方言。在方言劃分上,中國大陸、臺灣與海外其它國家或地區並不一致。中國大陸語言學界傳統上將客家話分為南北兩大片,各含若干片,每個片下細分若干小片。台湾則根据“名从主人”的原则,将客家话按行政管理机构进行划分,每个行政机构的客家话采用其语言部门的权威划分方法。

客家話各方言地方特色很強,環繞梅縣的有平远、大埔、蕉嶺、興寧、五華、豐順等縣,幾乎每個縣的客家話都有其各自特色,可以看成一種獨立的方言。舉例說:興寧方言並沒有以 [-m] 或 [-p] 聲結尾的字,而是把它們溶入了 [-ŋ] 及 [-k] 音裡。再舉例,遠離梅縣的香港口音,中元音[-u-]已經消失了。因此,以“光”為例,梅縣讀作[kuɔŋ44],香港的客家人會把它讀成[kɔŋ33],與鄰近的深圳的客家人的口音相近。

在不同的客語方言裡,声调也有所不同。絕大多数的客家话都具有入聲,共有6~7个声调。在长汀城关话裡,入声消失了;东江本地话等方言则保留了早期客家话去聲分陰陽的声调特点,而共有七个聲調。台灣的海陸客家人是從海豐與陸豐來至。海陸腔有漢語難找的齒齦後音([ʃ], [ʒ], [tʃ])。而台灣的另外一種主流客語四縣腔,則是來自嘉應州(现为梅州市)的蕉嶺、平遠、興寧和五華等地的腔口。

清濁音

語音學中,將發音時聲帶振動的音稱爲濁音(又稱有聲音,英語:voiced sound),聲帶不振動的音稱爲清音(又稱無聲音,英語:voiceless sound)。輔音(子音)有清有濁,而多數語言中元音(母音)均爲濁音,鼻音、邊音、半元音等响音通常也是濁音。

有时清浊,也表示音系学概念,例如英语的浊塞音往往在语音学上已经清化,但在音系学上仍属于浊音。

現代標準漢語以及多數漢語變體沒有濁的塞音、塞擦音和擦音。漢語拼音p [pʰ](ㄆ)和b [p](ㄅ)均爲清音,其分別在於送氣(aspirated)與不送氣(unaspirated),是兩個音位(phoneme)。法语、西班牙语等拉丁语族语言中,pin的p是不送氣清輔音,bin的b是不送氣浊輔音,以漢語爲母語的人通常聽不出有什麽區別,但是拉丁語族語言爲母語的人則分得很清楚。反之,他們也無法分辨漢語官話中“波、得、哥”和“坡、特、科”的差別。

瑞典語音系

瑞典語發音有如下特徵:元音衆多,包括17個元音音位,均爲單元音;有一個獨特的清擦音“sje音”/ɧ/;有區別詞義的聲調。

和丹麥語及芬蘭語不同,瑞典語並沒有一個標準發音。在不同的方言中,元音和一部分輔音(尤其是部分清擦音和字母r有關的發音)在不同方言中有相當區別。三個主要的優勢方言爲:中部標準瑞典語、芬蘭瑞典語、南部標準瑞典語。本文主要描述斯德哥爾摩地區使用的中部瑞典標準語的發音。

藏語盲文

藏語盲文(Tibetan Braille)是書寫標準藏語的盲文字母。它是由德國社會工作者萨布利亚·坦贝肯在1992年所研創的。藏語盲文是植基於德語盲文上的,裡頭有一些國際使用法的延伸。 在印刷體中,元音〈a〉是不書寫的。

儘管藏文與宗喀語(不丹語)使用相同的字母表,但西藏盲文與“宗喀語盲文”有顯著不同,宗喀語盲文比較接近國際的規範。

阿姆哈拉语

阿姆哈拉語(አማርኛ,Amarəñña)是在衣索比亞使用的閃語的一種,與阿拉伯語、希伯來語同屬閃語族,是閃語族中使用人數第二多的語言(僅次於阿拉伯語),是衣索比亞的官方語言。阿姆哈拉語主要使用者是來自于衣索比亞地區的中部的阿姆哈拉人,並以官方地位廣泛用於大衣索比亞地區。在衣索比亞以外,約有270萬人使用阿姆哈拉語。

阿姆哈拉語使用吉茲字母(ፊደል)來書寫,在衣索比亞閃語中,ፊደል(Fidel)意為字母或文字。አቡጊዳ (Abugida)則來源於此字母表的前四個字母,現代語言學中元音附標文字的英語名稱Abugida正式來源於此。

吉茲字母的前身在西元4世紀之前已通行於阿拉伯南部地區。本來其類如希伯來語及阿拉伯語,只使用子音字母來書寫。阿姆哈拉語共有36個子音字母,母音七個但是沒有字母。在西元350年再將36個子音搭配七個母音形成253個「音節字」,稱為「吉茲字母」。標點符號字母有6個(逗點、句點、冒號、半冒號、前冒號、疑問號),有20個數字元號字母其值為(1, 2, 3, 4, 5, 6, 7, 8, 9, 10, 20, 30, 40, 50, 60, 70, 80, 90, 100, 1000)。而阿姆哈拉語的書寫法原先是橫寫由右先寫到左,然後接著下一列再由左寫到右;即是從文章開頭到結尾蛇行式的寫法。之後就統一橫式由左寫到右,此點亦不同於其它閃語族系如希伯來語及阿拉伯語等之由右寫到左的橫式書寫法。

阿姆哈拉語沒有確定的羅馬字轉寫方案,在後面章節中的阿姆哈拉語範例中使用一個統一但不通用的系統,是語言學家設定的轉寫系統之一。

在文法上動詞於過去式及將來式有變化,也有否定式、及命令式的形式。句型有簡單句及疑問句等,詞性有複數及性別的符號、人稱代名詞、連接詞、介系詞、指示代名詞、及定冠詞等。

除此之外衣索比亞亦使用吉茲語(主要用在衣索比亞正教的儀式,以及貝塔以色列的社區裡)、奧羅莫語(Afaan Oromoo,屬於庫希特語族<Cushitic>,通行于衣索比亞、肯亞、索馬裡、及埃及地區,自1991年開始被OLF<奧羅莫解放陣線>定案由吉茲字母改為用26個拉丁字母來拼音),及提格雷語(Tigre,主要用於北部的厄立特裡亞,目前亦使用吉茲字母來拼寫)等三種。

 
IPA主题
 
 

其他语言

This page is based on a Wikipedia article written by authors (here).
Text is available under the CC BY-SA 3.0 license; additional terms may apply.
Images, videos and audio are available under their respective licenses.